?

麻雀特工之白色困境(二)

2019-11-16 08:11:54 少年博览·小学高年级 2019年10期

郝天晓

夏宇天看完第二条信息,不敢迟疑,立刻跳上课桌大声喊道:“所有人,都听我说……”

夏宇天刚想告诉大家有序撤离教室,手表又震了一下。他害怕错过什么有用信息,赶紧低头查看。

只见第三条信息是:“和你开玩笑的,哈哈!”

不用说,这肯定是麻小雀干的,也只有她才能开出这种又无聊又可恨的玩笑。夏宇天在心里打定主意:这次绝对不会放过那只臭麻雀!

而此时,校长、主任,还有教室里的其他同学全都仰着头看着夏宇天,等待着夏宇天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校长等得有些不耐烦,问道:“这位同学,你到底想说什么?怎么还跳到桌子上去了?难道还嫌班级不够乱吗?”

“我想说的是……是……”夏宇天的脑子飞快地转着,迅速地捋顺了整个事件。

“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要控制舆论,严控各个平台恶意散布此次茧变事件,以免影响我校的声誉。”夏宇天颇具领导气势地开始了他的演说,“其次要配合公安机关、科研部门迅速彻查茧变事件的缘由,防患于未然。第三,校医务室要立刻安排针对全校师生的心理咨询,最大限度地减轻大家的慌乱情绪。最后,在小白老师不知道何时能变回来的情况下,大家要繼续保持探索求实、开拓进取的学风学貌,化悲伤为动力,化恐惧为勇气,继续把我们的数学课程预习好、自学好、复习好,不辜负家长、学校乃至祖国对我们的期望!”

夏宇天一挥拳头,为自己的演说画上了一个强有力的句号。

伴随着教室里热情无比的掌声,目瞪口呆的校长小声嘟囔着:“到底你是校长,还是我是校长啊?”

回到家后,夏宇天那副要杀人的表情,让麻小雀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大了。没等夏宇天发作,她立刻奉上自己刚刚调查回来的第一手资料,再配上自己的完美解说——

“这次茧变的罗小胖、陈可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每周六周日都会去学霸大厦上课。学霸大厦你知道吧?就是那个从一楼到二十楼全是培训机构的大厦。罗小胖在那里学奥数、写作、书法、跆拳道、钢琴、乐高、朗诵,从早八点到晚八点。陈可可在那里学国学、英语、舞蹈、声乐、科学、主持人、阅读,也是从早八点到晚八点。”

听了麻小雀的汇报,夏宇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和罗小胖、陈可可相比,他简直是太幸福了。爸爸妈妈比较尊重他的选择,从不强迫他学任何不想学的东西。

“所以……”麻小雀开始总结,“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来自第六空间的某类生物流窜到了学霸大厦。”

“那小白老师呢?她和学霸大厦扯不上什么关系吧?”

麻小雀冷笑一声:“呵呵,在这个大数据时代,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我的慧眼!小白老师的侄女在学霸大厦上课,上周正是由小白老师负责接送。而且我查过学霸大厦的监控,上周小白老师、罗小胖、陈可可共同待过的区域只有这一处,那就是……哎,我准备的地图呢?那只臭猫又乱放我的东西!我在这忙得脚朝天,他却要么偷懒,要么添乱。”

麻小雀从桌子底下捡起地图,往桌子上一铺:“看,就是这里,二楼休息室!”

“干得漂亮!”夏宇天忍不住对麻小雀竖起大拇指。

这时,黑爵扛着一袋子东西从窗外跳了进来,对着正得意扬扬的麻小雀说:“麻小雀,你睡了一天,终于肯起来了呀!这一整天都忙坏我了,又是查资料,又是调监控,最后还得跑趟积分商店买装备。”

夏宇天转头去看麻小雀,那家伙却扑扇着翅膀从窗户飞出去了,一边飞还一边喊:“时间就是金钱!为了省钱我先出发,我们学霸大厦集合——”

“她吃错药了吗?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勤快了?”黑爵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“她不是突然变得勤快了,是不想让自己死得太惨,呵呵!”

夏宇天和黑爵随后也赶到了学霸大厦。为了方便行动,黑爵用变身标签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和夏宇天年纪相仿的小男孩,麻小雀则依旧把自己变成了雀斑少女。

二楼休息室的环境还真不错,有休闲座椅、电视、免费的饮料和糖果。上课之前,孩子们会在这里休闲片刻,家长们则身前身后地围着说这说那,“老师提问时,一定要举手发言!别的孩子都举手,你不举手,那不就被比下去了嘛!”“奶奶给熬的梨汁要带好,嗓子不舒服就喝一口。”“一定要注意听讲,一节课200元,那是你亲妈我一天的工资呢!”“给爸好好学,学完了爸领你去吃大餐。”

麻小雀见此情景,不由地吐槽:“简直比一百只麻雀聚在一起聊天还要吵!”

黑爵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:“你们说,这些孩子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?”

黑爵的问题,夏宇天也答不上来。等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开始上课后,休息室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麻小雀往沙发上一躺,向嘴里丢了一块糖,又灌了一大口饮料,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:“累死我了!”

夏宇天和黑爵异口同声地质问麻小雀:“你都干什么了?”

“累心啊!你们看看这里,所有的东西我们一会都要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,沙发、桌椅、电视得看看是不是别的生物变的,糖果、饮料得检查一下有没有毒……嗯……”麻小雀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“我好像吃早了喝早了……”

“我不要!不要上课!”

这时,一个男孩尖叫着从走廊那边跑过来,身后跟着他的爸爸妈妈。

“快点!大宝,上完课,妈妈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“臭小子,再不站住,看我怎么揍你!”

这两位家长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,对那男孩是围追堵截,简直比警察抓小偷都要热闹。

麻小雀从来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,伸着脑袋往前看,怎料那男孩从麻小雀身边一蹭,溜进了休息室。这一蹭不要紧,正好把麻小雀的变身标签给蹭掉了。于是麻小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由雀斑少女变回了一只普通麻雀。

“我的积分啊!”麻小雀惨叫着飞出了窗外。

也难怪她会惨叫,根据总部颁布的《特工行动法则》:任何特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不可以当着人类的面变身,否则就要缴纳500积分的罚款,还要处理善后问题,清理掉现场人类的记忆,以免影响人类的正常生活。

少女变麻雀的场景,把男孩的爸爸妈妈全都吓傻了。

但男孩却满脸羡慕地说道:“我也想飞,飞得远远的,让所有人都找不到我。”

“该死的!总是你闯祸,我善后。”黑爵一边生气地抱怨,一边飞快地从口袋里翻出了记忆消除手电。

普通人类只要被这种手电照射过,就会忘记他应该忘记的事情。平时人们总爱说,什么什么时候大脑一片空白,其实大脑之所以会空白,就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,而被特工们消除了记忆。

然而,就在黑爵调整手电刻度的时候,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。那男孩竟然也开始吐丝,不过他吐的丝并没有像罗小胖那样把自己包起来,而是在他的后背上缠成了一对翅膀。

“哇——我会飞了,我真的会飞了!”男孩拍打着翅膀,高兴地飞出了窗外。

再次面对无法用常理解释的情景后,这对夫妻选择了双双晕倒。

翅膀男孩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上了热搜,并且迅速发酵升温。家长们害怕自家孩子也长出翅膀,孩子们则恨不得自己立刻长出翅膀。再加上之前的三起茧变事件,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。生物学家、医学家、哲学家纷纷出动,但讨论来讨论去,谁都无法对这些事件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
如果只消除几个人的记忆,那么用记忆消除手电就能搞定。可是这一连串的事件闹得人尽皆知,要想消除所有知情人的记忆,那可就不是他们几个小特工能搞定的事情了。

为此总部召开了紧急特工会议,总部部长蟒蛇先生亲自主持会议。整个会议室按级别从前往后坐满了特工。夏宇天他们几个不用说了,按级别来讲,肯定是坐最后一排。以前总部一开会,麻小雀就吐槽这种不人性没天理的排座方式,分明就是对低级特工的极端歧视。可是今天一到场,她就把脑袋插在翅膀底下,也不吐槽了,也不吭声了,生怕别人注意到她。

可没想到,蟒蛇先生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麻小雀,他那条大尾巴“啪”的一下打在主持台上,把整个会场都震得嗡嗡直响。

“那是谁呀?这么重要的会议,竟然敢公然睡觉!”

夏宇天赶紧碰了碰麻小雀,可麻小雀竟然没领悟到夏宇天的意思。她不知道蟒蛇部长说的是她,因为她又没睡觉,她只是不想惹人注意而已。

“說你呢!醒醒!”蟒蛇的脖子往前一窜,脑袋悬在了麻小雀的脑袋上边。

他呲着尖牙,吐着舌头,直接把倒数第二排的兔子特工给吓晕过去了。

黑爵一看这阵势,赶紧用尽最大力气去踩麻小雀:“快把脑袋抬起来!”

麻小雀吃痛,大叫一声:“你要死啊!”

一串唾沫星子全喷到蟒蛇部长的那条舌头上了。

“你,是,不,是,不,想,活,了?”蟒蛇部长怒了,冲着麻小雀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
“救命啊!”麻小雀被吓坏了,“扑棱”一下张开翅膀冲向了天花板。天花板的正中央是一盏硕大的水晶吊灯,那吊灯让麻小雀这么一撞,便撞掉了一个水晶球。

而水晶球落下的时候,正好积分兑换处的鹅处长刚刚仰起脖子,张个大嘴想看看热闹。结果那颗水晶球正好掉在了鹅处长的嘴里,鹅处长不知那是什么东西,下意识地往下一咽。

“呃”的一声,水晶球正好卡在了鹅处长的嗓子眼里。鹅处长不能呼吸,不能说话,两只爪子一通乱蹬,两只眼睛越憋越红,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了。

卫生安全处的狐狸处长见此情况,几步窜过来,从背后抱住鹅处长,然后双手握拳往鹅处长的腹部猛地按压起来。

夏宇天震惊了。虽然他在网上了解过这个“海姆立克急救法”,不过此时此刻,由一只狐狸来给一只鹅做这个急救,看起来真的是相当怪异。

特工笔记:海姆立克急救法为什么能解决呼吸道异物堵塞的问题?

学渣特工:因为当有人从背后抱住你的时候,你第一时间的反应肯定是紧张。人一紧张,心跳就会加速;心跳一加速,心脏就会变大;心脏一变大,就会压迫呼吸道,这时候无论卡在呼吸道里的是葡萄还是果冻,哪怕是水晶灯上掉下来的水晶球,都会被变大的心脏挤出呼吸道。

学霸特工:海姆立克急救法是由美国医生亨利·海姆立克发明的,是通过外力冲击腹部,而使肺部残留气体形成气流冲出异物的急救方法。虽然这种方法是目前应对呼吸道异物堵塞比较有效的方法,但却存在造成肋骨骨折、腹部或胸腔内脏破裂或撕裂的风险。所以学会海姆立克急救法很重要,学会细嚼慢咽更重要,别把小物件放在嘴里玩更更重要。

经过狐狸处长的一连串的按压,鹅处长终于“喔”的一声,吐出了那颗水晶球——不对,说“射”出来更准确,而且正好射中了蟒蛇部长的脑袋。

蟒蛇部长刚刚被麻小雀喷了唾沫,现在又被鹅处长打了脑袋,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让他这个部长的脸面何存啊?

“今天,你们一个都不许走!!!”蟒蛇部长的身体挺直,威严而带着杀气的声音笼罩了整个会场,所有特工都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“他想干什么?”夏宇天偷偷问黑爵。

平时处变不惊的黑爵此刻竟也显得有些慌乱,他小声告诉夏宇天:“一般遇到类似情况,部长可能会消除大家刚才的记忆。不过他今天确实丢脸丢大了,只消除大家的记忆好像不太能让他解气。”

“那他还会怎么做?”

两眼呆滞的麻小雀替黑爵做了解释:“他可能会吃了我和鹅处长,再消除你们的记忆。然后所有人都不会再记得我,就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都没有存在过。”

黑爵见麻小雀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个结局了,便对夏宇天解释得更具体一些:“对,就是这样的。当麻小雀在部长的胃里做无谓地挣扎,并慢慢丧失意识时,我们却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
“不——”麻小雀突然尖叫着飞起来,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。

同时,无数根茧丝从她的嘴里吐出来,只一会儿功夫,便把整个大厅都包裹在了厚厚的茧丝里。

除了麻小雀他们三个,总部的所有特工都被包裹在了那个超大的茧蛹里。为了将功补过,他们重回学霸大厦,终于在大厦的供水箱里发现了端倪。而此时,秋起突然出现了……

敬请期待《麻雀特工之白色困境(三)》

少年博览·小学高年级 2019年10期

少年博览·小学高年级的其它文章
他们的故事
玉米欢乐派
规则为什么要迁就你?
爸爸的耳语
烛光的颜色,温暖的初心
努力奔跑的追梦人
?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246+天天好彩资料大全